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戴安娜在旁边拉了拉文舍予的衣服,示意他说话要注意点。

    “哦,按照你的说法,莫操在你们去之前就已经对龙强下了毒,然后已经逃脱了?”

    文舍予点了点头,“的确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朱逢博沉思了一下,“看来只怕是莫操把龙强架空了?”旋即朱逢博又摇了摇头,“以龙强的能力绝对不会允许莫操把自己架空的,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,难道莫操是另有目的,潜伏在龙强的身边?徐发标是龙强从澳门带回来的,难道这个时候,徐发标就另有目的?这个莫操回来接替了徐发标,两个人根本就是一起的?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朱逢博的分析一下子在文舍予的脑海里一闪而过,这个分析的确具有相当的可能性,而且比较符合现实情况。

    如果把思路停留在架空上可能就有可能走不出来了,如果是这样的话,龙强被抓前说的那句话就很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文舍予清楚地记得,当时龙强突然笑了,还说“文舍予,你,你好狠,但是你,你以为抓了我这个事情就了解了吗!”最后还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大声叫喊莫操的名字,名不是是真的在叫莫操,而是他最后才恍然大悟,这个莫操就是来监视他,而不是来替他服务的。看来龙强的后面还有人,莫操背后的主子也有可能就是龙强背后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文舍予看着朱逢博,“朱局,你好好再回忆一下,龙强在没有在你的身边提到过什么人,而且这个人是很神秘的?”

    朱逢博想了许久,“最后还是摇了摇头,龙强是一个十分小心谨慎的人,不要说这么重要的事情,就是他的事情,只要不是非要我出面不可,他都不会让我知道。不过,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,这个龙强每次都说自己京城有人,但是从没有说过这个人的名字。这次我接到要调到西江省去的时候,我也曾经想找龙强帮忙,想请他和他的朋友说一声,我不想调过去,当时龙强上楼,说是和他京城的关系打电话去了,我知道他叫他老板。当时他下来后,就说老板现在不在国内,所以也没有办法帮忙,而且我这样的调动也是在正常的范围内,所以就要我先走,我没有办法,才去找柏承乾,后面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京城?老板?不在国内?这是什么意思?”文舍予喃喃地念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的确帮不了你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你,朱局!”文舍予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文舍予,你,好样的!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样!”朱逢博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文舍予和戴安娜走出了房间离开,也许他没有注意到,这个时候的走廊上已经不见了秦云华他们。

    坐到车上,戴安娜对文舍予道:“现在你什么都不要干了,立即给我去好好休息!”她有些心疼文舍予。

    文舍予一笑,“你这个样子,倒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