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王小玲站在陈爸跟前,看上去有些紧张,毕竟是第一次嘛,陈超都已经做好王小玲的训练剑被王爸挑飞的准备了。女孩子家家的,哪儿有什么力气?

    只见陈爸将木剑横在了胸前,小心翼翼地收着力气,到底陈爸也是个筑基期,而小玲虽然根骨不错,但之前一直没有修炼的机会,现在也就是个将近普通人的体质,炼体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若不收着力气,光是气息都能反噬到小玲身上,所以训练的时候陈爸都在时刻提醒自己,要注意留力气。

    “来吧小玲。”陈爸对王小玲呼唤。

    王小玲学着陈超刚刚架势,将手上的剑高高举起,朝陈爸横着的木剑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在陈爸以及陈超两脸懵逼的目光下,“砰!”地一声,训练剑和木剑发出撞击声。

    陈爸的木剑竟生生地被王小玲的这一剑砍成了两截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陈爸盯着手上的半截剑柄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陈超:“爸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让陈家父子陷入了短暂的窒息。

    也让附身在王小玲体内的王令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王令忽略了一个情况……

    他是用王瞳以及神通附身在王小玲体内的,纵然王小玲没有境界,但自己过剩的气息和力量依然会溢出体表,哪怕只是溢出一点点,那也不是一个筑基期吃得消的。

    王小玲虽然没有境界,但刚刚砍得那一剑,实际上是夹杂着自己的气息的……

    之前,陈爸一直说王小玲根骨不错,王令其实还挺纳闷。

    因为这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姑娘,谈不上什么根骨……

    结果现在发生了这乌龙,王令现在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什么根骨不错……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陈爸将自己溢出的气息,当做是王小玲的了,误以为王小玲是个很有天赋的姑娘!

    所以,尽管王令非常不想承认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从陈爸邀请王小玲进入到陈家的那一刻起,王令已经改变了陈超的记忆……

    这会对未来造成影响吗?

    陈超的未来,因为这一次的改变,到底又会变成什么样子?

    王令心中担忧着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他只好先顺着陈超的记忆继续往下看了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的话,他只有用干脆面贿赂时间天道,将时间往前调一调,回溯到自己备战作业的前一天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这样一来,无聊的暑假又要多一天的日子。

    人,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生物。

    上学的时候盼着放假,放假了又觉得无聊想着啥时候开学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令觉得还是先静观其变,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是,因为这一小点意外,就在陈超和王小玲结伴训练剑术的第一天,训练计划远没有达到陈爸既定的标准从而提前结束……因为陈爸用来指导用的木剑都被王小玲给劈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王令其实设想过自己要不要换一个人附身,但是气息溢出的事情是无可避免的。

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