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佟家和皇甫家斗了这么多年,却都没有伤筋动骨,不可能只因为佟家有我师父安插进去的钉子,皇甫家应该也有钉子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以为这个人会是翁文雄,毕竟只有他是皇甫家中的外姓人。”“不过在古玩城接触一番后,我发现并不是他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我才反应过来。我师父完全没必要将外姓人安插进皇甫家做钉子,可以将皇甫家的某个人发展成明教弟

    子。省时省力,还不存在被人给挖出来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林斌扭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皇甫兴业,笑呵呵的说道:“你就是那个明教弟子。”

    皇甫兴业。

    皇甫灵的生身父亲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他在年轻时,就已经加入明教。

    小洪门的和礼伯充当着佟家的军师,佟文龙有什么重大决定都会先和和礼伯商议,也正是因为和礼伯,佟家这么多年都没有和皇甫家死磕。

    皇甫家这面因为是有皇甫兴业,所以皇甫家也没有和佟家死磕。

    两个大家族死磕,带起的连锁反应可不会小,能牵扯到好多江湖中人。

    皇甫兴业没有正式接替皇甫年达执掌皇甫家,那是因为皇甫年达要把位置传给皇甫灵,皇甫兴业这个做父亲的是充当着辅政大臣。

    皇甫家在他手中韬光养晦,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将佟家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林斌和皇甫灵相识,并纠缠不清,最终林斌来到皇甫家,轻松的让佟家这个大家族覆灭,反倒是让皇甫兴业不需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皇甫兴业笑着点头,低声道:“以前我只知道我明教有少主,后来听说这位少主就是你,我还真不觉得你能执掌明教。不过现在,我还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林斌笑着问道:“口服还是心服?”

    “口服,心也服。”皇甫兴业笑着摇了摇头,“公众场合,我就不行礼了。”

    林斌满脸你很识相的表情,笑着点头道:“繁文缛节,能免就免了。”“多谢少主体谅。”皇甫兴业微微向前欠了欠身,而后笑呵呵的说道:“论身份,你是少主,我该向你行礼。但要是论辈分,我是你的岳父。当然,公众场合,行礼就免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林斌急忙道:“我可没碰你女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教主都替你下过聘书了,早晚得碰,是你自己没把握住早点碰的机会。”皇甫兴业脸上浮现几分看着有些猥琐的笑容。

    林斌忍不住的翻个白眼,说道:“喂,皇甫灵好歹是你女儿,有你这么当父亲的么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君师亲,女儿排在最后。哪怕你只是玩……咳咳,这话的确不该说明,你懂得就行。”皇甫兴业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猥琐,“老爷子那面我会帮你搞定,照顾好小灵。”

    说罢,皇甫兴业就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林斌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人家是坑爹,到皇甫兴业这里是坑女儿。

    他很是怀疑皇甫灵是皇甫兴业从垃圾箱里捡回来的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后,他继续翻看杂质。

    有旅客过来要坐下,林斌立刻面带歉意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这里有人。”

    那旅客只能转身离去,再找别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个穿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