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骉已经来不及思索,左侧传来的劲风吹得他衣衫作响,头发飞扬,面皮就像是刀割一般生疼,可想即将到来的攻击有多凶猛。

    关键是他不知道林斌怎么来到他左侧的,灵识根本就没有捕捉到林斌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骉口中发出一声暴喝,身子骤然一沉,双脚已经是扎进泥土之中,右手指尖三尺青锋虚影完全用不上,只能挥左手,大手掌上瞬间绽放耀眼光芒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一声爆响,犹如惊雷。

    骉鼻子中发出一声闷哼,身子歪了歪,扎进泥土中的左脚已经离地了,但随后他猛然发力,左脚有重重的踏下去,这才让自己没有挪动位置。

    “再接我一拳。”

    林斌爆吼,右拳绽放璀璨光芒,拖着一道光尾,犹如流星一般轰向刚刚站稳的骉。

    骉的脸色顿时巨变,丝毫没有硬接林斌这一拳的念头,玄力催动到极致,毫不犹豫的闪身,已经顾及不了挪不挪步的事情,因为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林斌的拳头打空,但一道拳芒激射而去,也不知是巧合,还是林斌故意的,拳芒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一棵大树,却是轰在樊黎所站立的那棵大树上。“我靠。”樊黎已经被林斌这一拳给惊到了,等反应过来时拳芒已至,下意识的叫骂一声,同时在树叶上一荡,借力飘飞,刚要在另一棵大树的树枝上借力,他之前所在的

    那棵大树就已经炸开,劲风裹挟木屑四射,直接将他吹飞。

    他在半空翻滚几圈后找到重心,却是向着水潭落去,气的他又忍不住的靠了一声,挥手一掌,掌心玄力喷涌,轰在潭水中,水花顿时冲天而起,他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不过他借这一掌反震力翻滚而去,落在水潭前的空地上,浑身湿漉漉,身上还沾着不少碎木屑,头上的礼帽早就不见了,露出一头有些凌乱的短发。

    “算不算我赢?”林斌眯眼盯着樊黎和骉,身上的衣服无风飘荡,浑身上下绽放着骇人的凶戾气息,像是一头择人而嗜的凶兽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骉舔了一下有些发干的嘴唇,脸色不怎么太好看,倒不是因为输给林斌,而是被林斌最后那一拳吓的,幸亏闪得快,不然那颗被轰碎的大树就是他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太特么刺激了。”樊黎兴奋的跳脚大叫,没有一代宗师的稳重了。

    林斌冷声道:“登天丹给我。”“给,当然得给。”樊黎依然还是很兴奋,立刻取出那个装着登天丹的锦盒,抖手抛给林斌。林斌探手抓住后,灵识一扫,确定那颗不知是不是登天丹的丹药在锦盒中,这

    才翻手收起锦盒,冷冷看了眼二人,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便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骉立刻就看向樊黎,而樊黎则是目光火热的看着林斌离去的身影,骉眉头顿时就一皱,问道:“就这样让他走了?”

    樊黎目光不离林斌的身影,笑着问道:“你能拦下他?”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